《赘婿》朝堂:太师和皇帝一个不想北征一个想制衡右相,一拍即合

赘婿整部剧都非常的轻松幽默,宁毅一边搞事业一边谈恋爱,他的人生就像开挂一样。但是今天要说的是,朝堂上的太师和皇帝。 太师敢钓皇帝的鱼、敢做岁布生意,朝堂上决定要北伐的时候,太师敢说做梦,皇帝传口谕的时候敢不下跪接旨,这颇有九千岁的意思啊。 皇帝也是比较迷的,可以看出来,这个皇帝比较昏聩,大臣们在商量靖梁之争的时候,他不耐烦的抠耳朵;不想理朝政,就把秦相调回来;秦相打算打靖国,他又动眼珠子打别的主意。 先说太师吧,太师属于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虽然已经不在朝堂上,但是朝廷上仍然有他的势力。而他的确也无意把持朝堂,只是想从朝廷的生意里捞一笔。 他和秦相的争斗一直是存在的,他说,既然有人想看戏,那就要做戏给他看。这话说的就是秦相。因为太师让宋、韩二人去江宁做岁布生意,就知道这件事一定会被秦相知道。 因此太师和秦相,属于互不相见,但是对对方的动态都了如指掌。就这么说吧,互相把对方当做对手。只等时机把对方踩在脚下。因为就从打不打靖国这件事情就能看出来,这二位政见不和,朝堂上是二虎。一山哪里能容得下这两只山大王? 所以他要阻止北伐。这和皇帝的思想在某些方面不谋而合。皇帝的确想要收复失土,但是不想秦相势力这么大。秦相在朝堂上说,为皇帝准备好了军火库,这怎么能不让皇帝忌惮? 这个皇帝,正儿八经地朝堂上的事情他思考得不多,但是关于如何玩弄朝堂,他倒是精于算计。 要不要打靖国,他不想思考,就搬来秦相,让秦相主持大局。 秦相说自己有军火库,要打,他怕秦相功高震主,就把太师搬上朝,要两虎互相牵制。 皇帝这意思是,想要独自吞了军火库,两方谁也别想占到便宜。但打还是要打的。 太师对于皇帝早就捏在手心了,姜还是老的辣。太师在皇帝的池子里钓鱼,说在钓不在鱼。等到秦相撺掇皇帝要北伐时,太师说,鱼要咬钩了。 这说明,太师每天主要的工作,是琢磨皇帝的想法。 皇帝对太师是不信的,在传口谕的太监回来后,他问太师接旨的时候有没有下跪,这就表明,他在防着太师。 皇帝在朝堂上真正仰仗的人是秦相,把朝堂大事给秦相处理,他也可以。但是他又生性多疑,一般情况下,没啥子能力的皇帝生性都比较多疑,害怕自己这个皇帝成为傀儡,所以也玩起了制衡术。 而皇帝的心理,完全被太师握在心里。所以哪怕皇帝传口谕让太师上朝,别的啥也没说,太师一上朝做的事情,也是弹劾秦相,私藏军械库。太师很清楚皇帝要自己来是来做什么的,非常摆得正自己的位置。 所以皇帝看到太师来了,看这一脸得意的小表情。 而秦相知道一定会有这一天,所以他在朝堂上领罪的时候,皇帝不高兴了。因为按照皇上的意思,太师的确是要弹劾的,但是皇帝只是顺势敲打一下,让这两方势力互相平衡,结果秦相领罪,这不是搞事情吗? 秦相一领罪,那么就成了太师的天下,对他来说,也不是一件好事。所以他不想看到这个局面。此时他的表情就复杂了。 那么朝堂其实就成了这样,秦相知道太师的心思但是一心护主,哪怕主子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,太师就想琢磨皇帝的心思,把皇帝变成傀儡。而皇帝呢,因为猜忌秦相,按照这个剧情发展,秦相要挂啊。 因此这个朝堂,注定是无法太平的。皇帝和太师演戏,秦相心知肚明的看戏,关键是三个人都对彼此的心思了如指掌,真是好玩不过人心啊。

分类

返回列表

蜀ICP备17038978号